佛教里的平常心
文 |王春华

上小学的时候,家里那时还没有电视机等文化娱乐性的家电,家中最受我欢迎的无疑就是那台当时还算时髦的收音机了,除了喜欢听一些儿童节目之外,我还特别喜欢听里面的评书,印象最为深刻的是刘兰芳播讲的《薛刚反唐》,故事的大概内容是:唐代时薛仁贵之子薛丁山为奸臣张台(张士贵之子)所害,全家抄斩,还立了铁丘坟,只有薛刚和樊犁花逃过一劫。后来薛刚起兵反唐,报了血海深仇, 为薛家平了反,使正义得以伸张。据评书中记载,当满朝文武陪着李显,一同来到薛府铁丘坟前。庐陵王传出旨意:打开铁丘坟。薛家盼望多年的夙愿,得以实现。人人悲喜交感,哭笑间半。这时,只听铁丘坟前,突然暴发出一阵狂声大笑。大家一看:不是别人,乃是鲁王千岁程咬金。他开始悲恸不已, 老泪纵横。一见杀了张、武两党,解了心头之恨, 顿时转悲为喜。这一笑不要紧,突然一口气没缓过来,翻了翻眼珠子,“扑通”一声,倒在地上。大家急忙上前呼唤、抢救。可是,程老千岁早已伸腿瞪眼,一命呜呼了。

程咬金与薛家是世交,当亲眼看到薛家的冤情得 以昭雪自然是非常高兴的事情,可是,由于开始见到铁丘坟想起故人一家惨状,程咬金是悲痛欲绝,继尔看到宿敌被斩,大仇得报,于是又大大的欢喜, 这样心情在极速的转换中引起了生理上的不适应, 最终竟然因此而丧失了性命。显然,这是一个典型的乐极生悲的例子。

无独有偶,在评书《岳飞传》中,也记载了牛皋在生擒金兀术后大笑而亡的事情,书中记载:金兀术挥斧要取牛皋性命,杀到跟前却来个马失前蹄,刚好把牛皋的马也撞翻,两人摔将地上,牛皋正好骑在金兀术背上,看到往日不可一世的金兀术成了自己的手下败将,牛皋一阵大笑突然死去。金兀术回头一看,打倒自己的竟是自己平时瞧不起的牛皋,不由得气上心头,金兀术挣扎了两下没爬起来,活活气死。这亦是“笑煞牛皋,气死兀术”的典故来历。

另外,在《儒林外史》中还记载了屡试不第的老童生范进中举后欢喜过了头的故事,书中记载:报喜的人在集上找到了准备卖鸡买米的范进,但是几十年来受惯人讥讽而且对中举并不抱希望的范进以为又是邻居戏弄他。当他被邻居硬拉回家后,看见升挂起来的报贴上写着“捷报贵府老爷范讳进高中广东乡试第七名亚元。京报连登黄甲。”之后,“自己把两手拍了一下,笑了一声道:‘噫!好了!我中了!’说着,往后一跤跌倒,牙关咬紧,不省人事。”众人慌忙抢救,灌了水,虽然醒了,却疯了,老太太和娘子很是伤心,终于熬出头了,却失了心智。倒是报录的人见多识广,知道范进是“只因欢喜狠了, 痰涌上来,迷了心窍”,只要能把痰吐出来就好了。最后由胡屠户出面,打了他一巴掌,吓他一吓,才令他“渐渐喘息过来,眼睛明亮,不疯了”。谁料到范进这边刚刚好,范老太太因为范进中了举,家里有钱了,有人伺候了,竟然乐极生悲,“大笑一声,往后便跌倒。突然痰涌上来,不省人事。”可怜苦了一辈子的老太太,盼望儿子进学中举,终于等到了儿子出人头地,却没来得及享福,就这么一下子撒手人寰。

由此来看,在人生突然出现柳暗花明抑或是重大转机的“胜境”现前之时,若是不能控制适度的情绪,亦会因过喜而伤心,导致思维紊乱、精神失常乃至死亡等负面情况的发生。

从心理学上分析,人的感情在外界刺激影响下,具有两极性,当人处于过度兴奋状态时,因刺激强烈,心理活动往往会向正反两极摆动,即又喜又悲,出现又哭又笑的场面,于是乐极生悲。可以 说“乐极生悲”是一种反常的生理现象。在日常生活中,过度强烈的兴奋,如果超越了正常的生理限度,就会引起生理机能紊乱而导致病变。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这种乐极生悲的事亦时有发生。有人在打牌、搓麻将时摸到了好牌,一时情绪兴奋结果诱发中风,最后导致死亡。有人在自己的需要得到 最大程度的满足,或有什么意外收获,笑得前仰后合,而突然昏厥。又有人彩票中大奖,考取名牌大学等等多年夙愿一朝得以实现,兴奋无比,也会因而突然引发意外事件或者疾病,招致恶果。

平时我们也可以看到许多人在逆境面前,能够持有一颗平常心,不被厄运吓倒,不灰心不气馁,奋力拼搏,勇往直前,最终战胜困难,取得成功。但是当他们一旦走出逆境之后,当生活和事业都处于顺境乃至胜境之时,有些人却经不住胜境的“糖衣炮弹”,陷入“乱花迷眼”的境地,逐渐被名利、财色等外在的因素所诱惑、牵缚,最终不是身败名裂,就是夫妻失和、众叛亲离。

由此可见,在人生的胜境面前,我们也应当保有一颗平常心,做到在春风得意时不忘乎所以,在鲜花掌声面前保持波澜不惊的清醒头脑,始终能够理智地做人做事,一切顺其自然,不刻意,不造作,不妄求,让我们的情感能够不大起大落,不大喜大悲,让我们的心灵在宠辱不惊中获得真正的清静自在。《菜根谭》上有句话说的好:“文章没有他奇,只有恰好;做人没有他异,只有本然。”这本然二字, 说的就是一个人所能够拥有的一颗平常心。平常心贵在“平常”,平常,是一种不为外物外境所左右、牵缚,并且洞悉事物本质,实事求是的心理状态。这是一种平等的心态,不牵强附会,也不患得患失,而是尽显大丈夫本色,拿得起放得下。

禅宗更是认为“平常心是道”,即一个人如果有了平常心,那么他离大道也就不远了。什么是平常心?马祖道一禅师经常开示弟子们说:“道不用修,但莫污染,何为污染?但有生死心,造作趋向,皆是污染。若要直会其道,平常心是道。何谓平常心?无造作、无是非、无取舍、无断常、无凡无圣。非凡夫行、非圣贤行、是菩萨行”。对于“平常心”,《般若心经》中亦有开示:“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

平常心抛却了分别、计较,省却了人我是非、妄想杂念,能够一切随缘不变、不变随缘,平常心也能让一个人更加镇定、沉着,充分地认知自己的能力、现状、处境,能在忙碌的生活中,不焦虑,不烦燥, 理智地化解紧张情绪和精神压力,真正体验到洒脱无碍的人生境界。正如《菜根谭》中所云:“风斜雨急处,立得脚定;花浓柳艳处,着得眼高;路危险处,回得头早。”一个人处在胜境之中,如果有了平常心,那就能够在任何时候都可以宠辱不惊, 任何环境都可以安之若素。

有弟子问景岑招贤禅师什么是平常心,景岑轻描 淡写地说道:“要眠即眠,要坐即坐。”但这个弟子不明白,又问:“学人不会,意旨如何?”景岑又答:“热即取凉,寒即向火。”又有人问文钦禅师如何是平常心合乎于道,文钦答说:“吃茶吃饭随时过,看水看山实畅情。”每天的时光都是在吃茶吃饭中度过,畅快淋漓的情感也会在看水看山中得以抒发,这种无欲无求的生活,那里还有束缚,还有困扰,还有烦恼?这岂不就是大自在!

Lotus 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