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玩神我塑體面‧直學佛陀持法統
仁俊長老

佛弟子面對的兩個論題:神我與佛陀。修學的當務之急,首須將這二者的界定劃清了,「內」「外」的邪與正,是與非,才不再模棱、混淆,「認賊作子」。這,首須重視呀!

「自我」與「神我」,這是一般凡外招感生死的總根源。看起來,好像在佛門中出家的五衆,遠離了外道知見、作爲,但是,不曾或不肯親近善知識聞熏正法,如理思惟、修學的,照常的和外道一樣;甚至有以外道「方術」眩惑信施,以遂己欲私者:據我所知(見)的,中國佛教中確有這樣的比丘。這類表面「衣佛之衣,食佛之食」,其實卻成爲蠹蝕佛法的致命者(之一)!于此,我奉勸長老們,剃度時千萬要當心!

最深、最緊不過的生死之「海」與「結」,約一般凡外說,能渡得過解得開的,可說無比的難!因爲渾身渾心都被「染汙」得癡濁、顛倒。構成這濁倒的動力–自我。自我與神我,本質上看是一個,但約一般凡夫的自我說,只是于濁倒中戀生畏死,尚能于「雜染」中作些有漏善業,感致人天果報。而外道

所頑執的神我,則把他視爲生死與解脫的主因,這可說世俗妄見中最極癡昧的妄見,釋尊所以數數嚴斥外道者,在此。學佛法,應該從凡夫自我上著力調伏、拗轉;對外道的神我之見,必須決絕地汰脫、廓清。從生死悟入無生聖域,必須極嚴格地肯認:非此莫辦!

這兩種我,不但泛常的凡夫不能擇辨,就連一般出家佛弟子,辨識清楚的也很少。由于這個原因,出家弟子未曾受過佛法根本–「三法印」的聞熏、啓迪、領受,極難擺脫神我的蠱惑。因此,表面上雖被剃了,心目中見的存的,甚至表現的一切,不自覺得都被神我玩弄得團團轉。所以,沒有絕大的志誓與道心者,怎麽也脫不了神我的魔掌。寫到這裏,就深深感覺到我們的教育,一開始,就得踏踏實實的:教的人必須體解而踐導三法印,踐導得不間而日明,講行得不疏而日切,生命從生活上察檢的,生活從生死中省印的、革治的、振落的,無一不精嚴得一念不茍,一切必(正)真,盡讓學的人看個分明,驗個整足,脫盡了神我質地、情態,于是對教者體解與講行的印象,烙印般的昭顯于心目間,盤桓于學者腦海中的那個我,才會被監控、痛斥得不顯神氣!

有漏識未透過無漏智的對治、淨化,要想一下子擺脫神我的戲弄、戀染,根本不可能。染情與頑見交相形成的神我,在形形色色的活躍與變應中玩起來、耍開去,真個八面玲珑,四邊圓通,著實夠興味了!此所以有漏識愈發達,花樣的機伶面也愈多;機伶的花巧最著意的:精塑神我的風光體面,盡讓人看得、羨得、敬得宛如佛陀。精塑的神我風光體面,太迷人了!

出家弟子中有宿根,也能珍視、善用現緣的,首先覺驚厭離的,即是這個神我。與神我絕透了情,意念中體見與觸會的,不管天翻地覆或天升地平,就都安泰得不縱、不了,而能以「無上大道」爲己任。道場中有了這樣的道心弟子,施設與倡踐的法門,一一都重視討核,操持嚴淨。道風鼓振得堅正深固,道業上注照與流露的,則怎也令人觸不著、嗅不出神我氣味、氣息。我們辦的僧教育,果真教出這麽般的學僧,現代中國佛教才有前途哩!

學佛法,邁入了大路頭的(僧俗)佛弟子,兩只腳和兩只眼,就走得穩、看得明,不再墮坑落塹。正直底質與正大心術、心量,端憑這麽體持、(智光)導照、開擴的。人類中心智與心量,開擴得無著而無量,徹透底極而超越際限的,肯決的說:惟有佛陀。學佛法,克責自己成爲「法器」,「從法化生」,與(正)法而永恒同在,就得首須注意、注力這樣的開擴。諸佛的法身慧命,就是從這麽種開擴中體認、印可;印可得于精進中不間、不倦、不怯,我們才能獲得永續諸佛的法身慧命,與諸佛(菩薩)同一鼻孔出氣。

無上佛陀,由于徹覺緣起正法而成佛。所以,法,成爲學佛、見佛、成佛最究竟的准量,最光耀的明徽。法有法的體系,體系是由法的體統分列而來,所以,法的體統,亦可稱之爲法統(不是一般傳「法子」的「法統」)。佛法的法統,是循著緣起的三方面開展的:

一、緣起的對治者:「真我」,生死流轉的總根–真我,破除了他(不破「假名我」),才能獲得究竟解脫。從衆緣和合而有的假我,察析他的所以生,了無實體,卻有幻用,世出世的清淨大用,都憑此假我建立而完成。假的顯示–了無常性,有情貪愛的誘因–常,深觀無常,念頭的無常觀熟了,貪圖生(疏)了,這樣的生熟認清了,無常中的假我用切了、活了,雜染則淨落得心眼明決,沒什麽舊情態、老樣相了。

二、從現實無常的曆的啓示中,進而曠觀一切,所觸所思的,更證實了絕無真(常)我。由是而「諸法無我」的觀行,契應得不隔絕,遍應得沒戲(論耍)玩,假我就用得更熟,熟透得忘卻了真我。真爲人–爲得了無澀縮、閃藏,就這麽開始的。與真我勢不兩立的(緣起)正法,從正法中提握得緊透堅絕,三業中現行的一切,莫不從無我出發,亦不無消歸了無我。無我,盡轉化爲做人學佛的方便,學佛爲(一切)人的中道–「無上道」,對神我的神奇性、詭誕性,才斥絕得絕透情見!

三、根本佛法的二大宗趣:「無我」與「無生」。直下體解、領悟無我,情見被察治得不潛滋、不活躍,意念中無生無滅的聖域–「涅盤寂靜」,則依持、趣向得分明、的切。學與修的辨擇、練達,一心一行貫注于此,佛法的整體:三法印,就不再脫離三業,三業則不受三雜染的系屬、驅使。三法印是佛法的體統,無我無生的修學、覺照,遵循著這個體統的統攝,一切凡外的自我與神我的見與行,佛弟子們才肯得、敢得絕情地撇脫!

現在中國佛教現象太混濫了!我奉勸弟子們盡快、盡力:不玩神我塑體面,直學佛陀持法(體)統!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