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夫与圣者信心的区别
普巴扎西仁波切

由于众生根机不同,无上窍诀大圆满从见解的角度可以为两种不同的教授:针对次第根机者的方便教授与针对上等根机者的真实教授,而上等根机者的标志就是弟子具有坚定的信心。

从某种角度来而言,我相信大多数人都会认为自己的信心很坚定。但实际当中细致观待一下:我们的信心经不起考验。

往昔我们举过一些这方面的公案,比如安章竹根玛尊者身旁有很多从后藏地区前来向尊者求法的弟子。这些弟子认为自己可以不远千里来求法,说明自己的信心非常坚定。但是当尊者从身边拿出一只破鞋对他们说“我刚抓住一只雪狮”的时候,很多人开始对尊者产生了疑问,信心也开始动摇。

如同这个公案般,现前情绪高涨乃至对佛法非常喜悦的前提下,我们都会觉得自己的信心非常坚定。但是当遇到一些不愉快乃至各式各样逆缘时,信心也非常容易起变化。这些现象就充分告诫我们:我们现在还不是上等根机。

真正上等根机者的信心如何?我们阅读历代传承祖师的传记就可以知道,历代高僧大德在依止导师的整个过程中,信心是多么地坚定。

比如那若巴尊者依止帝洛巴尊者时,经历了二十四个苦行,信心依旧坚定如初;禅宗第六祖惠能大师依止五祖期间,在厨房舂米数月,没有得到一句传法,惠能大师依然依教奉行,守护自己的誓言。细致反问一下自己:我们现前能做得到吗?

我等大恩根本上师喇嘛仁波切在昌根阿瑞仁波切面前求成熟口诀法期间,仅仅在我们平常所讲解的觅心法即粗直视调伏妄念之上,就用了六年的时间。六年之后的某一天,昌根阿瑞仁波切把我等大恩根本上师喇嘛仁波切叫到身旁说:“今天可以教授新的成熟口诀法了。但是觅心法之上停留了六年的时间,你是否觉得上师在这一段时间,没有摄受、关照你?”当时喇嘛仁波切回答昌根阿瑞仁波切说:“这一点之上我没有丝毫疑问,因为我已经知道上师让我修六年时间,就说明这个法有多么重要。”

仔细观待历代传承祖师以及我等大恩根本上师的诸多示现,他们在依止导师乃至从事上师事业过程之中如何依教奉行而做行持?再反过来问问自己:我们平常在行持善法过程当中,信心又是怎样呢?

例如我初次到汉地看病期间,当时汉语并不是很好,也不会讲什么法,但还是聚集了很多居士,他们表示对我的信心大得不得了。但我相信在他们没有见到我之前,恐怕连我是谁都不知道,于是我很疑惑:“他们对我的信心真有这么大吗?”

他们早上拜见我的时候,我尽力满足他们的各种愿望。他们说要甘露丸,即便我身边只剩下几颗甘露丸,我也把所剩不多的甘露丸都赐予给他们;他们说要打金刚结,我就给他们打金刚结;他们说要得到一个传承,我就给他们念诵一个传承……总之他们要求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可能也就是因为有了这个印象的缘故,因此都觉得我这位导师真是非常慈悲、非常贤善,于是他们祈请我是否能做他们的根本上师。

但我还是很疑惑:“这些信众的信心真有这么坚定吗?”到了下午,我想就用另一种方式来对待这些信众,看看这些弟子的信心是否真有这么坚定。于是下午这些弟子又聚集在我身旁时,无论谁说什么话,我不但不随顺他们,反而故意说相反的话。比如祈请我做什么,我就说现在没空;问我他现前的修法怎么样,我就说这样的法没有什么意义等等,总之所言都与他的期望相左。

紧接着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很多人都开始说:“好像今天早上无意当中祈请过上师做我的根本上师,现在能否再祈请一遍上师不做我的根本上师?”这些弟子的信心当时就已经发生改变了。

因此我们所谓的信心并不如我们自以为是般坚定。当导师所传讲的一切教言与自己的内心相符的时候,的确很容易生起信心;而当导师所显现的和自己的内心不一致的时候,信心也很容易改变。所以我们要时时反观一下自己的内心:自己真实的信心究竟如何?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