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
慧门禅师

要“放下”就要先舍自我,不然自我愈强,就愈不容易放下。愈无执著者,自我就会渐渐减少,当自我减少了,才是真正的放下。

放不下就担起来

放不下是因为担得不够,担得太轻。如果你担得不够,不愿意放下,只有继续担,担到担不动时,自然就会放下。譬如,今天让你担50公斤,你能做得到,要是让你担100公斤、200斤,恐怕走不了几步,你就担不动,自然而然就放下了。

人活在世间,到底在担些什么?世俗人要担的有眷属、父母、夫妻、子女等。为了让家庭生活更好,求工作、房子、车子、然后再求社会地位、名誉、财势。每个人自出世就一直在求。愈求愈多,包袱愈来愈重,烦恼跟着也愈来愈多,不知如何是好。

如来禅蓬刚成立时,一位国中的注册组长来参加禅修,在禅修期间考上国中主任,去接受在职培训。结束前一星期,因为部分理念与研习中心不同,内心渐感有压力。于是,请了一个星期的“病假”来禅蓬,故意不继续参加主任培训,她认为当主任会束縳她的修行。她刚来的时候,我和她小参,看出她是放不下的心态,但为了一口气,又不愿屈就研习中心的要求,所以借口生病而请假,以逃避心中的压力。开始时,我先附和她的观点,认同她的看法;等到结束前两天,研习中心打电话来,要她回去考试,起先她仍是拒绝,不愿意回去。到了最后一天的紧要关头,我转变话锋,用话点她,要她回去考试,不要为难研习中心。最后,她改变心意,回去参加考试,顺利取得结业证书,现在已经在国中当上教务主任。

不久后又再来禅修,当我讲到“放不下就直下承担”时,以她的故事当例子,她才了悟地说:“当初师父要我回去参加考试,以便拿到结业证书,好当主任。我还以为师父势利眼,还看重世俗。我好不容易经过内心的挣扎,决定不参加考试,不拿结业证书,为的就是要放下。放下世俗,好专心修行,可是师父不但不让我放下,反而叫我继续在世俗法中追逐,当时心中觉得很纳闷,可是一时也不好言说。现在听了师父的开示,才明白原来师父的意思是‘该承担的时候还是要承担’。原来师父早就穿透到我内心潜意识的放不下,所以教我放不下时赶快担起来;然后在日常的实修中验证佛法,在工作中自自然然地将佛法与禅修的益处阐扬出来,度更多人前来修持善法,现在我终于明白‘放不下,就直下承担’的禅意了。”

眼、耳、鼻、舌、身的放下

有一次,佛陀的弟子代替佛陀去一个偏僻的地方说法;临别时,弟子请教佛陀:“我出外传播佛法,信徒中有许多女众,眼见了,怕起心动念,犯戒律,要如何是好呢?”佛陀说:“不要看就好!”真的那么简单吗?不单是肉眼不要看,还包括心眼不要看。弟子又问:“不要看就好,很难!若碰到女众跌入水中,必须要救,该怎么办?”佛陀说:“不要摸就好!”佛陀所谓的“不要摸”,并不是不要用手去触摸,而是不要用心去摸。凡夫往往是:手虽然没去摸,心却透过眼睛走出去摸,自己迷失了本心仍不自觉。

弟子又问佛陀:“当必须要用眼看,也要用手触摸才能救她时,又该怎么办呢?”佛陀说:“保持觉知,保持警觉。”佛陀的意思是指每一剎那,都要清清楚楚,了了分明,要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虽然在看、在救,只要保持觉知,就不会起心动念;没有起心动念,就不会有欲望,就不会犯戒。真正放下外缘,放下内心的罣碍,这样才是真正的放下。

要放下,首先必须敞开心胸,全然接受动静一如的参禅打坐修行法门。要放下,就要修无对立、无分别心。这要如何修呢?就是修“三法印”中的“诸法无我”。“诸法无我”相对的就是“诸法有我”。修行要抛掉自我,才能进入无我,进入无分别、无对立的心。放下之后,才能进入较深的禅定,定力愈深,愈能开悟,悟境愈大,愈能打开开阔的智慧,才能将本来就具足的般若智慧显现出来。透过“禅”的修持,用参禅打坐法门,经历自己的实践力行,才能明心见性,这才是参禅打坐的真正目的。

如来禅蓬有一只狗,名叫“放下”

1994年禅七时,行禅到外双溪的圣人瀑布;回程时,有一只癞皮狗跟着大众回到禅蓬。这只狗全身长满了脓疮,全身毛掉光光了,露出血水的皮肤,又脏又臭,恶心极了。大家见到牠,都退避三舍,不但不给东西吃,连门也不让进,可是却也赶不走。每次行禅,总是跟着,甚至在队伍的前面领路。回程,如有人走得比较慢,它就在队伍的后面等待照顾落单的人,一直到大家都安全回到禅蓬为止。

走在路上,要过马路时,为了保护行者的安全,它会守在路口,对着飞驰而过的车子猛吠。如果汽车或机车因而减速,它就摇摇尾巴,静静地站在路旁,默默看着行禅的队伍通过。如果汽车或机车不减速,或是面露不悦神色,它就对着汽车狂吠不止;有时还会用自己的身体挡在车前,一副为了保护行者,不惜牺牲自己生命的架势。我看了很感动,不忍心再赶牠走,就把牠送到动物医院住院医治,前后医了45天,痊愈后,才把牠接回来安住。此后,行禅时,牠一定在队伍的最前面领众带路;看到“飞车”仍猛吠不已,俨然“大护法”的样子。

有人认为这狗自不量力,难道不怕被车辗死?但在我看来,并非自不量力,而是牠心中这么想:“若能以我的性命来照顾修行者,保护修行者,让修行者能安心修行,我就心满意足了!”狗儿连性命都能放下,岂不是全然的放下吗?

每当行禅时,一旦“放下”在前头吠叫,就有学员担心“放下”的安全而大叫:“‘放下’过来!‘放下’过来!”,我就问他们:“是你放不下,还是‘放下’放不下?你有没有好好照顾好你的脚步?照顾好你的心?你为何分心叫别人放下,自己却放不下呢?”如来禅蓬的“放下”,都懂得放下生命,保护行者的性命,而我们修行的人呢?

启动生命蜕变的机器

很多家长对小孩很严格,都说:“我是要你好,才叫你这样??”但是他们往往都是站在自己的立场去想象:“我认为你应该怎样,你就要怎样。”而从未试过站在孩子的立场去了解,孩子应该过什么样的生活才会真正有快乐、喜悦?很少有家长能做到这一点,都一直以自己的标准、自己过去走的路来要求孩子要如何如何,这样一来,反而给孩子带来很大的压力。

试想,假定你的孩子跟你一样,按照你安排的轨道继续走,他会变得怎么样?从出生到现在,你喜悦的时间比烦恼的时间多的?请合掌!只有一位;从出生到现在,不靠外在因素就有喜悦的?请合掌!一个也没有。这就表示,我们的生命,从出生以来都处在烦恼、生气、愤怒、痛苦的状况比较多。如果连你自己都烦恼痛苦不堪,一点喜悦、快乐都没有,还要小孩步上你的后尘,那不是硬要把他推落和你一模一样的生命模式吗?想想,我们哪有资格把我们的小孩往火坑里推?自己走过的路都无法得到生命的喜悦,硬要小孩照我们的路走,他仍然和我们一样不会有喜悦的。假定对这个问题加以深入探讨,我们就不会因为孩子不听使唤而生气。做父母的,应该发掘孩子的兴趣,专长,帮助他把潜在能力开发出来。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