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心

一般佛教徒大都喜欢到寺院参禅。什么是禅呢?所谓「禅」,平常心是禅,花开花落是禅,人生人死也是禅;把对待泯除,把分别丢弃,不可说有,不可说无,所以禅离语言文字,不假思惟、分别,在那个时候,才有一些禅意。

禅是言语道断,禅是不按牌理出牌的一种超越人生思想的境界。禅不是哲学、辩论,禅也不是一种思惟、探讨;禅是一种通过悟道,对宇宙人生有另外的一种看法,另外的一种安排。禅可以说是我们的心,是一种心之用;心悟道了,禅在心上自然发出一种另外的功用。兹将「禅心」述说如下:

一、在受苦的时候,感到快乐:一般人在世间上,都会有生老病死的苦、爱别嗔会的苦,或者是大自然、社会,甚至政治迫害加之给我们身体或人格上的痛苦;但是一个真正的禅者,他的看法和修养,就不是一般人的模样。须菩提甘愿被外道打死,飞锡禅师把生死当作游戏,普化禅师以游四门与人开玩笑的方式告别人间,德普禅师令弟子办斋祭祀,在享罢祭祀之后怡然长辞。生死是最苦的事,禅者在最苦的事上能够嬉

二、在委屈的时候,觉得公平:人生在遭受冤枉委屈的时候,都会感到痛不欲生,但是禅者被冤枉,受了委屈,都是心平气和。像舍利弗被佛陀批评他受不净食,舍利弗即刻将所食之物吐出,并对自己的粗心大意,诚心感谢佛陀的教导;寒山大师被误会挪用国库的公款整修寺院,因此放逐边疆,寒山大师神色自若向师友告假,宛然要到远方旅行。神秀大师本来已是五祖弘忍的首座,但半路杀出六祖惠能,神秀禅师仍然欢喜承担,尤其在北方指导禅法时,一样赞叹南方的惠能,如果他不是在禅修的过程中得到平等心,何能有这么豁达的表现呢?

三、在忙碌的时候,仍然安闲:过去的禅者,并不是每天只图安然,不做事情;一个禅者,能忙能闲,甚至在闲中能忙,忙中能闲。真正的禅者,禅堂里一坐数小时,下坐以后,田里的春耕秋收,一样的晨昏作息。有的禅者悟道以后,仍然讨单典座,有的请求服务耘田,像临济栽松、云门担米、仰山牧牛、赵州扫地、云岩作鞋、丹霞除草,他们把忙闲打成一片,所以生活一切皆是禅也。

四、在受责的时候,知道慈悲:临济义玄禅师在黄檗禅师座下参学三年,前后请问三次,三次都挨了打。后来到江西请谒大愚禅师,经大愚指点:「黄蘖禅师对你是老婆心切,他是大慈大悲啊!」临济一听,彷佛打破虚空、拨云见日一般,豁然大悟。一般人受到责备,就会心生怀恨,但是禅师们反而感谢师长的慈悲教导,所以才能在禅门更上一层楼。参禅有什么用?禅就是开悟,只要一开悟,你在生死的边缘没有生死,你在寒暑的时候没有冷热,你在荣辱的当头感觉平常,你在生活中处处都有禅悦法喜,这就是禅者的自在解脱。

— 星云大师

image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